PDF WORD 返回首页
 
兽印与上帝之印
 道格·巴契勒 牧师       2019-04-03       19381

(根据道格·巴契勒牧师的证道视频编辑整理)

有人读了《启示录》之后,认为千万不要在末时被“盖印”。事实上,在世界末时,每个生在世上的人,都将被盖印。区别在于,你是被盖了兽的印,还是被盖了上帝的印。这攸关生死。

关于这两种印记,圣经中为我们提供了许多线索和依据,可以帮助我们了解有关“印记”的真相。接下来,我们将讨论“兽”、“兽印”、“上帝的印”、“敌基督”以及神秘数字“666”。求主赐我们智慧,可以理解其中的真理与奥秘。

一、但以理书中的“兽”

了解兽的身份,是正确了解兽印的前提。

但以理第7章,先知但以理在异象中,看到“有四个大兽从海中上来,形状各有不同”,一个像狮子,一个像熊,一个像豹,最后是头上长着十角的怪兽。

但以理因所见的异象就心中惊慌,灵里愁烦。之后,上帝便差遣使者前来,向但以理解释说:“这四个大兽就是四王将要在世上兴起。”(但7:17)“第四兽就是世上必有的第四国。”(但7:23)

所以,圣经预言当中的“兽”,其所预表的是一个帝国或王国。

这样,人们再将但以理第2章和第7章中的预言进行对比,便看明但以理书第7章中的异象,乃是对第2章中的巨像预言进一步的细化。在第2章中,但以理为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解梦时说:“你就是那金头。”(但2:38)奇妙的是,巴比伦帝国也盛产黄金。

根据但以理书第二章的线索,再结合第七章,我们便可以确知,但以理在异象中所见到的,从海中上来的四个大兽,正预表着世上将兴起的四个帝国。狮子——预表巴比伦帝国,熊——预表玛代·波斯帝国,豹——预表希腊帝国,最后头有七头十角的怪兽——则预表罗马帝国。

二、启示录中的“兽”

再来看启12章3-5节:“天上又现出异象来:有一条大红龙,七头十角,七头上戴着七个冠冕。它的尾巴拖拉着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,摔在地上。龙就站在那将要生产的妇人面前,等她生产之后,要吞吃她的孩子。妇人生了一个男孩子,是将来要用铁杖辖管万国的。她的孩子被提到上帝宝座那里去了。 ”

无需多论,此处妇人所生的男孩,指的正是耶稣,因为祂“将来要用铁杖辖管万国”,并且后来“被提到上帝宝座那里去了。”那么,在耶稣的时代,下令屠戮伯利恒男婴、企图除灭耶稣的又是谁呢?——罗马帝国的当权者。但圣经告诉我们,其背后的真正势力,乃是那要吞吃男孩的大红龙,即魔鬼撒但。也就是说,在启示录的第12章中,龙——撒但——是藉着罗马帝国的权柄,来迫害耶稣的。而耶稣也正是被罗马兵丁钉死在十字架上。

继续看启示录13章1-2节:“我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,有十角七头,在十角上戴着十个冠冕,七头上有亵渎的名号……那龙将自己的能力、座位、和大权柄都给了它。 ”你发现,这段经文中出现海兽,和上一章(启12:3)中的大红龙有着十分相似的特征,比如,都有十角七头,头上都戴着冠冕。

接着,圣经说,龙将自己的能力、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这个兽,我们先记住这一点,稍后会继续讲。再来看启示录17章3节:“我……看见一个女人骑在朱红色的兽上;那兽有七头十角,遍体有亵渎的名号。”

在圣经预言中,女人或妇人,常用来预表教会。经上说“你们作丈夫的,要爱你们的妻子,正如基督爱教会,为教会舍己。”(弗5:25)但有时,上帝的教会未必忠心。旧约时代,上帝说祂的百姓“叩拜别神,行了邪淫。”(士2:17)又说:“我虽作他们的丈夫,他们却背了我的约。”(耶31:32)

很显然,启示录17章3节中的这个女人,指的乃是背约的教会,因为“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,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乱的酒。”(启17:2)

大家注意,这个女人,她所骑的朱红色的“兽”,拥有和启示录12:3节中所提到的龙相同的特征,即七头十角,身体的颜色也都是红色的。并且,它还与13章1节中的兽一样,七头十角,且都具有“亵渎的名号”。

我们发现,在这些经文中所描述的“龙”和“兽”和“淫妇”都是逼迫上帝儿女的。

 “龙向妇人发怒,去与她其余的儿女争战,这儿女就是那守上帝诫命,为耶稣作见证的。”(启12:17)

“我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,有十角七头,在十角上戴着十个冠冕,七头上有亵渎的名号……它与圣徒争战,并且得胜。”(启13:1,7)

“一个女人骑在朱红色的兽上;那兽有七头十角,遍体有亵渎的名号……那女人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之人的血。”(启17:3,6)

上述经文中所描绘的龙、兽、淫妇,都与上帝及其儿女敌对,也就是敌对基督。并且很显然,兽的权柄来自于龙,而淫妇则骑在兽的身上。

三、改革先驱们的见解

那么,这个用“海中上来的兽”所代表的敌基督者,到底是哪个“王国”呢?不妨看看历史上的宗教改革家们是怎么说的?

马丁·路德(Martin Luther)说:“我们在此深信,教皇权(指天主教会),是切实之真敌基督者的所在。”(注1)

约翰·加尔文(John Calvin)说:“我不认同他(教皇)是基督的代理人,也不认同他(教皇)是教会的头。因为他猛烈地迫害福音,以实际行动展示了自己‘敌基督’的身份。”(注2)

约翰·卫斯理(John Wesley)也确认:“他(教皇)就是……高抬自己、超过所有称为神的、和受人敬拜的。他自称有至高的权柄和至高的尊荣,主张只属于上帝的特权。”(注3)

约翰·诺克斯(John Knox)和路德一样,他最终得出结论认为,教皇是“保罗所说的敌基督者,即‘沉沦之子’。”(注4)

科顿·马瑟(Cotton Mather)是美国早期杰出的传教士,能背诵全部新约。他说:“上帝的圣言预警将会有一敌基督者在基督教会中兴起。至于罗马教皇权,所有敌基督的特征都能够惊人地吻合。倘若经常读经却看不出这一点,除非他是在蒙眼盲读。”(注5)

家喻户晓的司布真,伟大的传教王子,他说:“罗马教会的错误,像星星一样数不胜数,像午夜一样黑暗,像地狱一样肮脏!她的恶行……散发着臭气……在她额上有……名‘奥秘哉!大巴比伦,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。’罗马教会及其教义如堆积的垃圾,掩盖了真理。”(注6)

为什么这些宗教改革家们,都异口同声地认定,罗马天主教正是敌基督者呢?因为它完全应验了圣经对敌基督者的预言。这并不是太过于严苛、吹毛求疵,之所以称教皇权为敌基督者,是因为天主教具有明显的反圣经的教义。

当然,我们并不是针对任何个人,更无意于伤害天主教会中的教友——其中有很多善良敬虔的人。我们在此,只是在解释圣经预言中的“兽”、“淫妇”和敌基督者的信仰体系。

其实,历史上率先称教皇为敌基督者的,正是教皇本人。教皇格里高利一世说:“凡自称或渴望被称为普世主教的,便是敌基督的先锋。”(注7)大家对此心如明镜。

诸位先驱缘何如此感慨?是因为天主教会发明了太多与圣经教导截然相反的错误教义。

圣经教导浸入式洗礼,天主教教导洒水礼,注意:“受洗”一词译自希腊文动词“baptizo”意为浸入,所以,受洗一词指将人没入水中。

经上说:“不可拜那些像”,(出20:4-5)天主教向雕像跪拜祷告。

主说:“不要称呼地上的人为父,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父,就是在天上的父。”(太23:9)天主教称宗教领袖为“父”。

经上说:“你们祷告,不可像外邦人,用许多重复话,他们以为话多了必蒙垂听。”(太6:7;约一1:9;诗32:5)他们教导说,要想得赦免,就得向神父忏悔,并反复颂念“万福马利亚”或“我们的父”。

天主教还发明了许多其它违反圣经的教义,限于篇幅无法在此一一赘述。也正因此,才有了改正教。

四、七个证据,锁定“淫妇”

启示录17章中能证明巴比伦指向罗马教皇权或天主教教会的七个证据:

1、“遍体有亵渎的名号。”(启17:3)

亵渎就是将自己置于上帝的位置,或僭越上帝之名。费拉里斯版《基督教词典》,天主教教会自述:“教皇如此伟大、尊贵,他不仅是人,而是上帝的代理人,也就是上帝。”教皇宝座也有两位天使分列左右,如同上帝亲自临格之地——至圣所的施恩座。教皇利奥十三世说:“我们在地上拥有全能上帝的位置。”这就是亵渎之罪,任何人不能妄想与上帝同等。

2、“那女人穿着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,用金子、宝石、珍珠为妆饰。”(启17:4)

在梵蒂冈随处可见身穿朱红色圣服的红衣主教,也有主教身着紫色。除了衣服的色彩与圣经描述相同,天主教教会所拥有的无价之宝比全球任何私人机构都多!天主教会曾经一度拥有全世界最高的白银储备。拜访天主教教堂,经常能看到各种黄金文物及艺术精品、金银珠宝等等。这是富可敌国的公共机构。正如预言中所指出的那样“用金子、宝石、珍珠为妆饰。”

3、“那女人……手拿金杯,杯中盛满了可憎之物,就是她淫乱的污秽。”(启17:4)

正如预言所描述的那样,《天主教百科全书》提到“圣杯,神父或主教手中的金杯,是最重要的圣器!”(注八)新教各个派别从天主教分离出来的主要原因之一,就是天主教的弥撒,神父在做弥撒时,默念祷告词,据说可以让葡萄汁发生质变,神父做弥撒并宣告,酒已经质变为基督之血;饼变成祂的身体。

这乃是在宣称神父有权力造出上帝!但人能造出基督吗?这就是人们常提到的“圣餐变体论”,这是宗教改革时期旷世大辩论的焦点。另外,天主教弥撒的杯中物是含酒精的。但耶稣教导,应该用“新酒”——没发酵的葡萄汁,饼也不能有酵。因为这是预表耶稣的身体和宝血的纯洁无瑕。(参 路22:1;18;20)

4、“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。”(启17:5)

教皇不仅住在梵蒂冈,同时兼任罗马拉特兰大教堂正式任命的坐堂牧师。拉特兰教堂的牌匾上有一句拉丁文,意思是:“神圣的拉特兰,罗马和全世界所有教堂之母、之首。”她自称为全世界所有教堂的母教会。

5、“喝醉了圣徒的血。”(启17:6)

《教皇权的历史》一书中记载,“无数基督徒和犹太人被剥光衣服,拖家带口,赶出居所,很多人被残忍地屠杀。”(注9)这段历史持续了一千多年,据估算,期间多达5000万基督徒以及犹太人和其他异教徒被杀害,西班牙宗教裁判所臭名昭著。这是真实的历史!参观欧洲教堂,就会看到里面有很多地牢,还有各种刑具。

6、“那七头就是女人所坐的七座山。”(启17:9)

在谷歌地图中搜索“七座山”,得到的搜索结果是罗马,它被称为七山之城。罗马建于主前753年,坐落在“七座山”上。“七座山”指环绕古城数百年之久的七座主要的山丘。

7、“你所看见的那女人就是管辖地上众王的大城。”(启17:18)

且不说在中古时期列国君王均受教皇管辖,就是在今日,其政治影响力仍被世界所瞩目。教皇曾促成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总统在梵蒂冈会面,还在访美时对此发表过演讲,《时代杂志》指出:“从古巴形势到气候变化,他重振了梵蒂冈在全球外交中的作用。今天他把激进的议程带到美国。”(摘自《时代杂志》,2015年9月28日)所以,教皇权不仅限于宗教,还是一个国际性的权柄。

如前所述,圣经预言中的兽——代表的是一个王国或帝国,而妇人代表的是——教会。

启示录13:1-9节表明,七头十角的兽——作为一个王国——是龙在地上的代理人,他要与圣徒争战,逼迫上帝的儿女,并且强迫人对其下拜——这说明这个王国是一个宗教势力。

启示录17:3-6节表明,淫妇——作为一个背道的教会——同样是撒但的代理人,因为她骑在那个七头十角的兽身上,逼迫上帝的儿女,喝醉了圣徒的血。

有哪个帝国,是在钉死了主耶稣的罗马帝国之后兴起的呢?有哪个既是教会又具政权的势力,曾残忍地杀害上帝的儿女。毫无疑问,是罗马天主教会——改革先驱们所公认的敌基督。

五、神秘数字“666”

除了龙、兽、淫妇,启示录还为我们提供了另一个线索,来锁定兽之身份。“在这里有智慧。凡有聪明的,可以算计兽的数目,因为这是人的数目,它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。”(启13:18)

这组数字有何重要意义?它关乎到你崇拜的是人,还是上帝!

在圣经中第一次重复提到的一个数字是“7”。 创世记2:2-3节:“到第七日,上帝造物的工已经完毕,就在第七日歇了祂一切的工,安息了。上帝赐福给第七日,定为圣日,因为在这日上帝歇了祂一切创造的工,就安息了。”(创2:2-3)

上帝在七天内创造了世界包括安息日,数字“7”与上帝、上帝之名、创造主、敬拜上帝都有关联。而人是在第六天被造,人的数目是“6”,上帝的数字是“7”。

知道教皇的官方头衔是什么吗?查考《天主教百科全书》中有关“教皇”的词条(“PAPA”Pope),会看到拉丁文“VICARIUS FILII DEI”(注10),这代表教皇的头衔,意为“上帝儿子的代理人”。

美国天主教大学基督教考古学古代史教授夸斯腾(J.Quasten)博士在其著作中写道:“拉丁文:VICARIUS FILII DEI是教皇的专属头衔。”(注11)

《星期日访客》曾谈到,“罗马教皇的头衔是VICARIUS FILII DEI。这头衔刻在(教皇)法冠之上。”(注12)

当代的教皇不常戴冠,但以前的教皇经常配戴,并且通常要预备多个。法冠都是三层,寓意三重身份:君王之父、世界之首和基督的代表——这是天主教的教义。

教皇约翰·保罗二世,在他的《教皇:丑闻和秘密》一书中写道:“面对教皇,人人必须凭着信心做出选择。天主教教会的领袖,就是耶稣基督的代理人,教皇就是在地上代表上帝之子的人,他替代了全能的三一真神中的第二位格。”(注13)

人若敢自称“基督的代理人”,就是在妄称基督之名,完全属于“亵渎”。当教皇将代表君王之父、世界之首、基督在地上的代理人之法冠戴在头上时,它和耶稣被钉十架时所戴的荆棘冠,是何等得云泥之别。

以色列大祭司的法冠,小牌子写着“归耶和华为圣”。而教皇法冠上也有个小牌子,写着:VICARIUS FILII DEI。

我们知道,在希伯来文、希腊文以及拉丁文中,时常用字母代表数字。那么教皇法冠上的拉丁文“VICARIUS FILII DEI”又代表了哪些数字呢?上帝说“在这里有智慧。凡有聪明的,可以算计兽的数目。”那么我们不妨来计算一下。注意,其中的“U”和“V”相等,在很多古罗马的作品中二者是混用的。

V=5 I=1 C=100 A=0 R=0 I=1 U=5

VICARIUS=112

S=0 F=0 I=1 L=50 I=1 I=1

FILII=53

D=500 E=0 I=1

DEI=501

三个名词中的拉丁文字母对应的数字总和是666,弟兄姊妹,当我们计算出这一“亵渎的名号”对应数字的总和时,会感到意外吗?不会,因为这是上帝早已发出的确切预言。而这个666是另一条强有力的证据,再次印证了教皇权敌基督者的身份。虽然如此,但我们需要注意,“666”并不是兽的印记。圣经告诉我们,那是“人的数目”

六、上帝的印记

“耶和华对他说:‘你去走遍耶路撒冷全城,那些因城中所行可憎之事叹息哀哭的人,画记号在额上。’”(结9:4)

“记号”就是“印记”。这些百姓在祷告,他们在为城中的罪悲伤,他们在向上帝祈求复兴,这是属上帝的真子民。为此,主要给他们做上记号,之后会有审判的天使奉差遣去刑罚未受上帝之印的人。

经上说:“地与海并树木,你们不可伤害,等我们印了我们上帝众仆人的额。”(启7:3)这里的印是好的记号,拥有这印记就会在上帝施行报应时受到保护。天使正在执掌四方的风,随时准备松开手,此时上帝正在给祂的子民盖印。

“不要叫上帝的圣灵担忧,你们原是受了祂的印记,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。”(弗4:30)“祂又用印印了我们,并赐圣灵在我们心里作凭据。”(林后1:22)

盖了上帝之印的人是拥有圣灵的人,而拥有圣灵这一印记的人,在生活中具有着一种特殊的表现,会让我们格外地与众不同。

悔改的人是活在新约之中,因为上帝为他造了一颗新的心。耶和华说:“日子将到,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,……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: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,写在他们心上;我要作他们的上帝,他们要作我的子民。”(来8:8-10)

这节经文非常重要,上帝说,被赐予圣灵而拥有一颗新心、活在新约之中的人,上帝会把祂的律法写在他们心上。而上帝的印记——就在祂的律法之中。

在历史上,印的概念由来以久。我们知道,一个政府或王国的印章,通常包括三个主要组成部分,也就是印鉴所代表之权柄:名字、头衔、管辖范围。

比如现任美国总统特乔·拜登的印鉴,其中,名字:乔·拜登;头衔:总统;管辖范围:美国全境。再比如加拿大玉玺上刻着:伊丽莎白,女王,加拿大。

当耶稣被葬在坟墓之中,坟墓被封时,是以什么作为封印的?上面写了什么?本丢·彼拉多(名字);巡抚(头衔);犹大地(管辖范围)。

那么,在哪里能找到上帝之印的所有要素呢?上帝的印在十诫之中,这也不足为奇,因为如果颁布一项法律,却没有加盖玉玺,是不能生效的。那么,在十诫中,上帝的印何在?请看第四诫:

“当记念安息日,守为圣日。六日要劳碌作你一切的工,但第七日是向耶和华你上帝当守的安息日。这一日你和你的儿女、仆婢、牲畜,并你城里寄居的客旅,无论何工都不可作;因为六日之内,耶和华造天、地、海和其中的万物,第七日便安息,所以耶和华赐福与安息日,定为圣日。”(出20:8-11)

在十诫的第四诫中,包含了上帝之印的所有要素:耶和华(名字);造物主(头衔);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(管辖范围)。安息日的诫命包含了上帝之印。因此,上帝特别强调说“当记念”——当上帝说“当”的时候,那不是个建议,而是一个命令。因为那是上帝的印记。

当我们遵守安息日时,它表明你愿意把时间和崇拜献给上帝。并且,安息日是上帝创造天地的纪念,遵守安息日是承认上帝为创造主的至关重要的事件。

有人说,哦!不,我在周日记念上帝的创造不行吗?圣经怎么说?“听命胜于献祭;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。”(撒上15:22)

七、兽的印记

还是看看天主教的《教理问答》,这是一种他们常用的教导或培训方式。

问:“安息日是哪一天?”

答:“安息日是星期六。”

问:“为什么我们都守星期日,而不是星期六?”

答:“我们守星期日而不是星期六,因为天主教教会把安息日的神圣性从星期六改到了星期日。”

问:“怎么证明天主教教会有设立律法和节期的权柄?”

答:“如果说教会没有这样的权柄,怎么可能所有的当代教会都追随她,以改守第一日的星期天,来替代了守第七日的星期六呢?这种变化,并没有来自圣经属灵的授权。”(注14)

天主教的教理问答指明,天主教以教会的权柄,将圣经中敬拜上帝的圣日,从周六改到了周日。并且,其坦言,这就是天主教对当代所有教会具有权柄的标志,当天下教会在周日而不是上帝的圣安息日敬拜时,就是在向天主教教皇权致敬——因为那是她所设立的日子。

星期日的敬拜并不是来自圣经,而是天主教教会的篡改。守星期日只是人定的律法,来自人的遗传,守星期六的安息日,才是上帝律法的吩咐。一个是上帝的印记,而另一个则是教皇权——兽——的权柄留下的记号。

有人说:“不对啊,我们守星期日,是为了纪念主耶稣的复活!”作为基督徒,我们得承认,我们的信仰当唯独来自圣经,那么,圣经中有哪里吩咐我们纪念主耶稣的复活呢?没有任何这样的吩咐。使徒们有纪念耶稣的复活吗?也没有。

有人说,启示录1:10节不是提到了“主日”吗?是的,但主日并不是周日。圣经说:“人子是安息日的主。”(路6:5)安息日才是主的日子。

还有人说,新约圣经中,有好几处提到了七日的第一日。保罗还吩咐人,要在七日的第一日把捐给圣徒的钱准备出来。(林前16:1-2)七日第一日是一周的开始,先把属于上帝的钱准备好,剩下来的自己再自由支配。这并不能直接证明,那天是敬拜祂的日子。

另一处,是在使徒行传20章7节:“七日的第一日,我们聚会擘饼的时候,保罗因为要次日起行,就与他们讲论,直讲到半夜。”

这里我们要稍作解释。在圣经中,一天的起点始于晚上,上帝造天地,先有晚上后有早晨。还记得在主耶稣被钉那天的日落之前,圣经说 “那日是预备日,安息日也快到了”吗?(路23:54)因为日头一落,就是安息日了。所以,“她们就回去,预备了香料香膏。她们在安息日,便遵着诫命安息了。”(路23:56)

也就是说,安息日的24小时,是从周五的日落开始到周六的日落结束。周五日头一落,安息日的晚上就开始了,然后周六一整天是属于安息日的白天。而周六那天日落后的晚上,便属于七日的第一日了。

保罗在安息日(周六)讲了一天的道,日落时分,进入七日的第一日,他因为次日要远行,所以就继续讲论到半夜。然后,在第二天,七日第一日的白天,就远行了。所以,这处经文不但不能证明保罗守七日第一日,反倒推翻了使徒在七日第一日敬拜的说辞,因为在那天保罗是出行了,根本没有敬拜。

所以,我们在新约圣经中,找不到任何强有力的证据证明,上帝的印——安息日(周六)——改到第一日(周日)了。相反,我们可以找到明确的使徒遵守安息日的证据。

“他们……在安息日进会堂坐下。……他们出会堂的时候,众人请他们到下安息日再讲这话给他们听。……到下安息日,合城的人几乎都来聚集,要听上帝的道。”(徒13:14,42,44)

“当安息日,我们出城门,到了河边,知道那里有一个祷告的地方,我们就坐下对那聚会的妇女讲道。”(徒16:13)

之所以作以上的解释,是因为许多人受了欺骗,以为上帝已经将安息日从周六改到了周日。不,那不是上帝的吩咐,那是兽的印记。完全与上帝的印记相对。

或许有人会问:“牧师,您是说星期天去教堂的人都被盖上了兽印吗?”

不,我只是在根据圣经,告诉大家,什么是兽之权柄的标志——兽印。对此,圣经早有预言,说有一个敌基督的势力要改变节期和律法。经上说:“他必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,必折磨至高者的圣民,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。圣民必交付他手一载、二载、半载。”(但7:25)

天主教《教令集副本》中提到:“教皇有权力改变时令,也有权力废除律法及一切,甚至能废除基督的命令。”(注15)这是天主教的教义,他们声称教会领袖有权废除基督的命令,这样的话难道还不算亵渎吗?

但天主教对此毫不在意,天主教还有自己的十诫,他们将上帝十诫中的第二条诫命“不可跪拜偶像”从十诫中删除,然后将第十诫拆分为二——不可贪恋人的妻是一条,不可贪恋人的物是另一条——以此来凑够十条。在“天主教十诫”中,安息日是第三诫,并且从“第七日”改成“第一日”。

当代基督徒多数对此毫无异议,却尽都顺从,在被篡改的伪安息日——天主教权柄的标志——兽之印记的日子敬拜,这就是在向兽的权柄致敬了。

红衣主教C.F.托马斯的亲笔信札中写道:“天主教当然主张这种敬拜日的改变是教会所为,并且该行为正是教会权柄及其在宗教事务上之权威的记号。”(注16)

那么,弟兄姊妹,行文至此,兽的印记和上帝的印记,是否已经一目了然。一个是出于上帝明令的吩咐,且历代以来的圣徒一直坚守;另一个是出于人的吩咐,龙之代理人天主教的法令,却被天下那么多基督教会所追随。

八、在额上和右手上!

经上说,兽印是“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。”(启13:16)个别圣经注释竟将其解释为“不能在额上刺青”,但这并不是圣经本来的意思。

圣经告诉我们“主说:那些日子以后,我与他们所立的约乃是这样,我要将我的律法写在他们心上,又要放在他们的里面。”(来10:16)又说“凡你手所当作的事,要尽力去做”。(传9:10)

人心中所想,会在手中做出来。经上说:“这要在你手上作记号,在你额上作纪念,使耶和华的律法常在你口中,因为耶和华曾用大能的手将你从埃及领出来。”(出13:9)

“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话都要记在心上,也要殷勤教训你的儿女。无论你坐在家里,行在路上,躺下,起来,都要谈论;也要系在手上为记号,戴在额上为经文。”(申6:6-8)

所以,右手和额,是指人的思想和行为。也就是说,你是受了上帝的印,还是受了兽的印,这在你的思想及行为上是一目了然的,谁也伪装不了。

因此,真正的印记是内在的,是印在人的思想和行为之中的。如果行为和思想都不遵守上帝的律法,那么他手上(行为)和额上(思想)就必会有另外一种记号——兽的印记。很显然,兽,有其力量和权柄的标记——伪安息日敬拜;上帝也有祂权柄的记号——圣安息日敬拜。

经上说:“又将我的安息日赐给他们,好在我与他们中间为证据,使他们知道我耶和华是叫他们成为圣的。”(结20:12)

“且以我的安息日为圣。这日在我与你们中间为证据,使你们知道我是耶和华你们的上帝。”(结20:20)

“你们务要守我的安息日,因为这是你我之间世世代代的证据,使你们知道我耶和华是叫你们成为圣的。”(出31:13)

印记就是证据,证明你是属谁的。现今,还有好多人蒙在鼓里,诚心地在周日敬拜。经上说“世人蒙昧无知的时候,上帝并不监察,如今却吩咐各处的人都要悔改。”(徒17:30)当真理被看见,当人听到且明白之后,就需要做出自己的选择,这个选择攸关生死。

彼得说:“顺从上帝,不顺从人,是应当的。”(徒5:29)

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扪心自问:我到底要顺服谁呢?我是要在周日敬拜呢?还是要在上帝的圣安息日敬拜呢?真理已经一目了然,但选择在于你自己。愿上帝赐您力量,站在真理的一边。

【尾注】

  • 注1、《我们父辈的先知信仰》,弗鲁姆·勒罗伊·埃德温 著,第2卷,第256页。(Luther, Martin. Dr. Martin Luther's Sammtliche Schriften. St. Louis: Concordia Publishing House, 1881-1910. Vol. 15, col. 1639.  Quoted by Froom, Leroy Edwin. Prophetic Faith of our Fathers, Washington, D. C.: Review and Herald Publishing Association, 1950. Vol. 2, p. 256.)

  • 注2、《契约》第1卷,约翰·加尔文著,第219,220页,约翰·加尔文研究院。(John Calvin, Tracts, Vol. 1, p.219,220. John Calvin, Institutes)

  • 注3、《敌基督和他的十个王国》,约翰·卫理斯著,第110页。(Antichrist and His Ten Kingdoms, by John Wesley, p.110)

  • 注4、《苏黎世书信》,约翰·诺克斯著,199页。9The Zurich Letters, by John Knox, p.199)

  • 注5、《我们父辈的先知信仰》,弗鲁姆·勒罗伊·埃德温 著,第3卷,第113页。(Taken from The Fall of Babylon by Cotton Mather in Froom’s book,  Quoted by  Froom, Leroy Edwin,The Prophetic Faith of Our Fathers, Vol. 3, p.113)

  • 注6、《垃圾》第1156号,尼希米记4:10布道,司布真。(Charles Spurgeon, Rubbish No. 1156, sermon on Nehemiah 4:10)

  • 注7、教皇格里高利一世致速者约翰的信。("Whoever calls himself universal bishop, or desires this title, is, by his pride, the precursor to the Antichrist." Letter of Pope Gregory I to John the Faster.)

  • 注8、《天主教百科全书》,第6卷:教会的神父——格里高利十一世,查尔斯·G·赫伯曼 著。(Charles G. Herbermann,The Catholic Encyclopedia, Volume 6: Fathers of the Church-Gregory XI)

  • 注9、《教皇的历史》卷二,第334页,阿奇博尔德·鲍。(Archibald Bowe,1755,The history of the popes. Vol. 2 p.334)

  • 注10、《参考书目汇编》卷六,第43页,卢修斯·费拉利斯 著,1890年,第2版。(Lucius Ferraris, Prompta Bibliotheca (Rome, 1890), Vol. VI, p. 43, col. 2)

  • 注11、《夸斯腾文档》,J.夸斯腾博士,美国天主教大学的古代史和基督教考古学教授(Quasten, Johannes,“Quasten Document”,March 10, 1943,Dr.J.Quasten,Professor of Ancient History and Christian Archaeology 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 Washington DC )

  • 注12、《星期日访客》杂志,1914年11月15日。(OUR SUNDAY VISITOR,sunday ,November 15th,1914)

  • 注13、《跨越希望的门槛》,教皇若望保罗二世 著,第3页,1994年。(Pope John Paul II,The Pope: A Scandal and a Mystery,Crossing the Threshold of Hope, p.3)

  • 注14、《教义教理》,彼得·盖尔曼 著,1937年,第50页。(Peter Geiermann, C.S.S.R., The Converts Catechism of Catholic Doctrine (1937), p. 50)

  • 注15、《教令集副本》 (Decretal, de Tranlatic Episcop. Cap. (The Pope can modify divine law.) Ferraris' Ecclesiastical Dictionary)

本系列文章目录
0 1 2 3 4 5 6
7 8 9 10 11 12
请分享给需要的人!